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卖零食的「游戏主播」是怎么拿到投资人 3 个亿?  游戏人 1

文章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发布日期:2018-07-24 15:31

  原标题:卖零食的「游戏主播」,是怎么拿到投资人 3 个亿?  游戏人 100

  A 君注:中国游戏产业前所未有的繁荣,光环之下不仅有那些巨头公司。一些创业者、普通从业人员、相关产业的服务商……都在行业爆发中得到了新的渠道和机会。而每一个参与其中的普通人,也在影响着游戏产业的未来。

  近几年,游戏产业发展的迅猛有目共睹。直播,在众多游戏产业衍生产品中,算是有着较强的生命力的那一类,也成为资本追捧的对象之一。

  但平台上的内容提供者,游戏主播们,却始终面临着商业化途径单一的困境。现实情况就是,很多知名主播,只能通过开淘宝店来实现流量变现。

  这也是「游戏主播」痞子狼(原名:黎博精)人生经历的一部分。但在这段经历之外,痞子狼创办的「捞月狗」,让他数次得到了资本的青睐,融资额接近 3 亿人民币:

  准确的来说,游戏主播「痞子狼」其实是一个「视频作者」。在他开始做游戏视频的 2012 年,「游戏直播」这个概念还没有被玩家们熟悉。只不过,这两种身份做的事情是有些类似——把录制好的游戏视频上传到视频网站上,供游戏玩家浏览。

  就连商业化发展路径的单一也如出一辙,淘宝卖零食是游戏主播们流量变现的主要方式,痞子狼也在淘宝上卖过零食和游戏外设。但痞子狼和其他主播不一样的地方在于「目的」——痞子狼希望游戏视频能给自己的「捞月狗」带来一波流量。

  「捞月狗」是他在 2012 年开始的创业项目,这是一个 PC 平台上服务玩家的工具型网站,玩家可以在上面查询到自己的一些游戏数据,比如战绩、排名等。

  但在创业初期,「捞月狗」仅支持魔兽世界数据的查询,在后面才逐渐增加了其他的热门游戏。

  痞子狼要想办法让他的「捞月狗」被更多的人知道。在资源匮乏的当年,游戏视频是他能想到的最有效且可执行的最佳办法。

  痞子狼认为,视频是玩家的刚需,他们需要这样一个渠道去了解和学习游戏技能、通关流程等等。而在做《指尖上魔兽》的时候,视频平台上缺乏同类型的竞争者,因此他断定,这事儿靠谱。

  于是痞子狼开始制作游戏解说视频上传到视频平台,后来发展为《指尖上魔兽》、《指尖上暗黑》等系列视频。在优酷上,痞子狼总共上传了 214 条作品,总播放量超过 1300 万。在有关注后,痞子狼在视频以及一些相关平台上给自己的「捞月狗」宣传了一波。

  事情朝着他预计的方向发展——游戏视频的流量来了,「捞月狗」的第一批种子用户也来了。直到「捞月狗」开始公司化运营之后,痞子狼的主播身份才逐渐「功成身退」。

  对于游戏企业来说,游戏数据意义非凡。他们十分重视游戏运营场景中的数据挖掘,以便了解产品的生命周期,以及对用户的行为进行预测。比如,新增用户增加时,要精准拉新,新增进入平稳期,就应该考虑付费优化了。

  痞子狼是较早意识到玩家群体对游戏数据的需求的——用数据量化玩家在游戏中的表现。这个逻辑放在今天已经很好理解了,毕竟在王者《王者荣耀》最火的那段时间,玩家们见面第一句话就是:你什么段位?段位,就是等级,就是玩家游戏表现的数据化体现。

  在捞月狗成长的同时,游戏产业中数据查询工具也越来越多。和其他产品对比不难发现,「捞月狗」从数据切入,商业企图却落在了「社交」上。对此痞子狼的看法是,如果只是单纯的数据工具,用户的使用频次太低。再加上游戏产品本身也开始更加注重玩家的「数据需求」,要说服玩家停留在一个第三方数据查询工具上,将会越来越困难。

  要想留住用户,捞月狗必须做社交。为此,捞月狗 app 一直在优化产品。2015 年开始,用户们发现捞月狗上能「玩」的东西越来越多了——1 对 1 私聊、游戏社群、PGC 游戏资讯、以及个人动态等等。

  2017 年底,捞月狗在社交上迈进了一大步,推出了比较创新的业务模式——陪玩。

  在这个功能下,玩家因为需求的不同被分为了两种,一种是有技术大神,一种是技术不过关但愿意「给钱求带」的小白。「陪玩功能」就是让这两种玩家沟通和联系的地方。

  中国 14 亿人口中游戏玩家有 5.8 亿,其中游戏付费玩家约 2 亿。面对这样的用户体量,陪玩平台的想象空间值得投资人花点心思和钱。

  偷星猫的 Slogan 是「一秒下到好游戏」。玩家进入 app 后,可以在「推荐」里发现编辑推荐的游戏,也可以在「发现」 里浏览编辑按照一定主题推荐的「游戏单」,在里面寻找自己喜欢的游戏。

  另外,app 中也有「榜单」的存在,玩家可以通过排行了解到手游和 Steam 平台上,哪些游戏最受欢迎。社区里面包含了玩家关注的游戏和用户,在这里可以看到相关的游戏资讯。

  产品的逻辑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另一个游戏社区——TapTap,这是一个游戏玩家、开发商、运营商等密切联系的社区。

  痞子狼解释到,虽然同样是主打游戏推荐的社区,但偷星猫在产品内容上有着和 TapTap 有着完全不同的「气质」。那些单纯追求娱乐的小白玩家过来可以迅速找到他想要的游戏。

  因此在产品的运营上,偷星猫重视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渠道,通过与当地的生活服务类 KOL 合作进行 app 的推广。

  事实上,还有很多人在关注着游戏社区的价值。除了痞子狼的「偷星猫」外,网易也推出了游品会、UP,腾讯推出了针对硬核玩家的篝火营地。

  痞子狼不认为「别人都做了,没有机会了」。相反,无论是先人一步的 TapTap ,还是腾讯网易的跟进入局,正好说明了大家都在相同的赛道上,至少方向是没有问题的。痞子狼相信,一个产品必定无法满足所有玩家的需求,总有另外的用户群体是需要偷星猫的。

  两个 app,三个业务模式。这就是痞子狼从一个「游戏主播」到 CEO 身份转变背后发生的故事。

  实际上,在这场采访进行之前,痞子狼的行程被一场突然发生的会议打乱。但他的状态并没有受到影响,谈起自己的各项业务来,目光依然炯炯有神。

  痞子狼并不是盲目自信,他很清楚自己在各个业务线上都有强大的对手。他只是不怕做「第二名」——跑道上有很多同行和先行者,但奔跑的人绝不会因此停下自己的脚步。

  最近,谷歌(Google)推出了首款微信小程序,朋友圈都玩疯了,你也赶紧来试试吧!

作者admin